<cite id="zvlln"></cite>
<ins id="zvlln"></ins>
<ins id="zvlln"><noframes id="zvlln"><cite id="zvlln"></cite>
<cite id="zvlln"><noframes id="zvlln">
<ins id="zvlln"></ins><del id="zvlln"><noframes id="zvlln"><del id="zvlln"></del>
<ins id="zvlln"></ins>
<var id="zvlln"><span id="zvlln"></span></var>
<ins id="zvlln"></ins>
<ins id="zvlln"><noframes id="zvlln"><ins id="zvlln"></ins>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政務動態>> 縣市信息 >> 正文內容

美麗頭發飄起來

來源:新疆日報 作者:楊舒涵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12日 點擊數:


岳普湖縣鐵熱木鎮農民化妝比賽現場(攝于11月27日)。本報記者楊斌攝

視頻請掃二維碼

H5作品請掃二維碼
?

?

初冬的南疆,空氣中依然帶著暖意。步入鄉村,記者發現越來越多的農村婦女化了妝,穿著鮮亮起來,收拾得干凈利落,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婦女們愛美的天性釋放了,穿著打扮更時尚,農家院落也更有生機。

11月下旬,記者走進一個個院子,近距離了解農村婦女的生活,聽她們的故事,看她們的變化,真切地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美麗新風。

“我們是村里最亮麗的風景”

11月27日,岳普湖縣鐵熱木鎮正在舉辦由農民自編自演的“凝聚婦女力量、展現巾幗風采”文藝演出。節目內容豐富,有村里“金胡楊”文藝隊表演的大型舞蹈,有交誼舞比賽,還有長辮子比賽、化妝大賽等。

優美的音樂響起,舞池中滑入一對對舞者。28歲的阿斯木古麗·依明穿著一身鑲著寶藍色亮片的旗袍裙,在舞伴的帶動下翩翩起舞。“過去說時尚,和我們農村婦女沒啥關系,現在不一樣了,我們是村里最亮麗的風景!”阿斯木古麗甩了一下烏黑的頭發,自信地說,“現在,我們的美麗頭發飄起來了。”

阿斯木古麗和演員們盡興地表演著,臺下觀眾投來欣賞羨慕的眼神,其中就有她的婆婆布力阿依仙姆。

“要是有老年人的舞蹈節目,我也想化個妝上去跳!”布力阿依仙姆哈哈大笑。她告訴記者,記得小時候,村里的婦女都喜歡穿各色的艾德萊斯裙。“我母親有一件紅綠色相間的艾德萊斯綢衣服,穿上特別好看,還用多余的布頭給我也做了一件,我很喜歡,每次走親戚都穿。”老人說,“后來,不知道咋回事,村里的‘風向’就變了,婦女哪怕穿著露出胳膊和小腿的衣裙,都會被人說三道四,難聽得讓人受不了!”

布力阿依仙姆告訴記者,其實她心里很清楚,是宗教極端思想污染了村莊,男人們不讓婦女打扮化妝,不讓妻子外出打工掙錢,甚至吃飯都不讓上桌子,好好的日子被壞人弄得烏煙瘴氣。

雖然對這種現象不滿,但布力阿依仙姆也無可奈何。

“訪惠聚”駐村工作隊的到來,讓村里發生了很大變化,不僅生活越來越好,村里的文化氣息也越來越濃。通過各種宣講和農民夜校的學習,鄉親們擺脫了宗教極端思想的毒害,開始追求現代文明的生活方式。布力阿依仙姆有4個兒媳,如今她鼓勵兒媳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別灰頭土臉就出門。

文藝隊骨干熱合曼·卡德爾說:“以前活得有點憋屈。那時妻子從巴扎上買來的短裙和襯衫根本穿不出去,周圍的閑言碎語太多了,我也沒辦法,只好委屈妻子。現在不同了,作為男人,我覺得腰桿挺起來了,妻子喜歡穿啥我都鼓勵她。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門,我臉上也有光。”熱合曼驕傲地說。

熱合曼的話折射的是過去南疆農村的普遍現象。

岳普湖縣婦聯有關負責人努爾阿米娜·阿不力米提說,過去南疆農村婦女非常傳統,基本圍著鍋臺轉。現在不同了,隨著技能培訓的普及和一批批“短平快”項目的落地,越來越多的農村婦女走進企業變身產業工人,有了穩定的收入,思想觀念發生了變化,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自信獨立讓人煥發光彩

“親家今天要來家里,把我打扮得精神點兒。”11月24日,墨玉縣英也爾鄉英也爾村,47歲的阿瓦提薩·阿卜杜專門來到村里的“靚發屋”。化完妝,看著鏡中的自己,她喃喃自語:“這是我嗎?簡直像明星一樣!”阿瓦提薩的話,引得店里顧客一陣善意的歡笑。

同樣的歡樂氣氛也蕩漾在葉城縣祖麗胡瑪爾·艾木都拉的美容美發店里。11月25日,在縣城“三新美容美發屋”,記者見到祖麗胡瑪爾時,她正在給學徒教修眉技術。她的頭發染成麻灰色,還有幾縷挑染成紅色,身穿一身亮黑色的連衣裙,顯得氣質獨特。

出生在貧困家庭的祖麗胡瑪爾職業高中畢業后只身前往烏魯木齊學習美容美發技術,之后借錢在縣城開了一家美發店。通過幾年的努力,她甩掉了貧困帽子,過上了寬裕的生活。現在她買了車,有了家庭和孩子,生活幸福順心。

“我常常給學徒講我的經歷,不是為了炫耀什么,而是要告訴她們:困難都是暫時的,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自信獨立讓我更美麗。”祖麗胡瑪爾說。

這幾年,祖麗胡瑪爾不僅是美的受益者,還是美的傳播者。先后有20多名來自貧困家庭的女孩,經當地婦聯引薦到她的店里學習,學好手藝后都開了店,開始了新生活。“我打算過陣子去參加更高級別的美容美發培訓,還計劃將業務拓展到婚禮化妝、禮服出租、文繡美容等領域,繼續帶動更多的姐妹脫貧致富。”祖麗胡瑪爾說。

不僅外在變美了,如今在村民家里,也處處洋溢著現代氣息。

在墨玉縣英也爾鄉英也爾村村民古麗娜爾·麥麥提家,記者看到,客廳右側墻上是一排衣架,掛著牛仔服和沖鋒衣。古麗娜爾4歲的兒子脫下鞋,將小棉靴放進門口的鞋架。打開古麗娜爾家的衣柜,一陣柔順劑的清香飄過來,運動裝和正裝分門別類地掛著,睡衣和家居服整齊地疊放著。

古麗娜爾說,她的轉變來自村里舉辦的女性素質提升課,老師手把手教她們疊衣服、整理衣柜、收拾房間,她一節課不落地聽。“我現在每天都很忙,要學的東西太多了!”原來,她還參加了村里組織的化妝、美發、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班。

臉上有妝容家里有笑聲

紅色地毯鋪出標準T臺,強勁動感的DJ音樂響徹鄉野。

11月26日,英吉沙縣薩罕鄉,39歲的村民模特夏扎迪罕·達吾提穿著緊身牛仔褲,腳蹬一雙紅色高跟鞋,踩著貓步,一轉身一亮相,舉手投足間透著專業范。

簇擁在T臺周圍的,是和夏扎迪罕一樣的20多名農村婦女,她們身著各色時尚服裝,等待上臺。這支鄉村模特隊現有成員36人,由薩罕鄉闊坦村的婦女組成。她們中年齡最大的42歲,最小的21歲。

“就是要通過展示服飾美,引導農村婦女追求美麗和自信。”闊坦村村委會干部艾則提艾力·玉素甫說。

“以前的你也是這樣的嗎?”記者問剛剛走下臺的夏扎迪罕。

“以前每天只能待在家里,那時候,我特別羨慕天上的鳥,可以到處飛,而鍋臺是我的朋友,心里話只能說給牛羊聽。”說起過去,夏扎迪罕搖搖頭,但很快昂起頭來,眼神中透出倔強,“現在,我們是自己的主人,也是村里最美的明星。”

墨玉縣吐外特鄉喀拉亞尕其村村民尼麥尼亞孜罕·艾合買提的臉上也寫滿自信。受益于村里的養兔扶貧項目,她現在年收入1.2萬元。有錢了,底氣足了,41歲的她笑聲爽朗。

如今在南疆農村,各級政府為女性創業提供了無息小額貸款等政策支持,使更多婦女有事做、有錢賺、有盼頭,讓她們成為自信、獨立的新女性,成為現代文化的實踐者、推動者和傳播者。截至今年9月,南疆四地州已建立“靚發屋”2889家,涵蓋1962個深度貧困村,7954名婦女參加了美容美發技能培訓,帶動4203名婦女實現就業。

有了致富門道,農村婦女錢包鼓了起來,臉上有妝容,家里有笑聲。她們勇敢走出家門,融入社會,行走在充滿希望和陽光的幸福之路上。


?

影音先锋看片网站 影音先锋资源_先锋影音资源站_影音先锋看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