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走進喀什>> 喀什典故

    新疆喀什千年古陶

    來源:天山網 作者:藺高峰 楊政春 發布時間:2015年04月24日 點擊數:

     

     

        對于新疆喀什,有一種認知:這里是一個有關古代西域記憶的活態基因庫。至今依然屹立著的高臺民居體現出這種記憶的深刻。初次看到高臺民居,是深度震撼的。深黃色的夯土還原了新疆大地的顏色。這也迎合了新疆綠洲的本來氣質。土陶也正是這樣的一種顏色和氣質,當看見它優美的造型時,它就讓人進入了最初古老的空間里。

     

        尋找傳人

     

        細細的闊孜其亞貝希巷早已成為喀什高臺民居知名傳統手工藝展示的“名片”。

     

        闊孜其亞貝希意為“高崖上的土陶”。之所以這樣命名,也昭示了這條小巷的用圖——土陶是這里的全部。

     

        闊孜其亞貝希巷位于喀什老城內地勢最高的一條長達數百米的高崖。這里生活著603戶居民,總人口約2450人,全是維吾爾族。

     

        “531號”的主人祖農·阿西木江是這里有名的土陶傳承人,而土陶這項技藝也已經被列入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在我看來,土陶所代表的文化含義,至少不亞于那些在博物館中安靜地注視紅塵的文物。

     

        喀什文體局的同行亞生已經介紹了祖農·阿西木江的情況。“他家世代從事土陶制作。根據了解,目前已經是第六代了。第一代是蘇皮,二代是祖農,三代是提依甫,四代是阿西木,五代是祖農·阿西木,六代是吐爾遜·卡日。 ”

     

        在全疆各地的民間傳承人中,具有完整傳承譜系的不少,祖農·阿西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世代相傳的土陶制作技藝使祖農·阿西木在當地有著很高的知名度。

     

        看著祖農·阿西木店門口擺的各式各樣的土陶制品,禁不住感嘆,即便歲月流逝,這些古老的工藝依然有著如此堅韌的生命力。

     

        自然條件成就完美土陶

     

        祖農·阿西木開始制作了。亞生看著他和泥介紹說:“維吾爾族制陶流程基本上和內地差不多:備土、和泥、悶泥、揉泥、造型、上釉、燒制、加工。這里的土陶好,關鍵在土質。在高崖土層中有一種叫‘色格孜’的土,土質細膩,粘性強,是制作陶器的絕好材料。傳說在800年前,有個制陶匠人首先發現了這種土,于是就在土崖上建造了第一個土陶作坊。隨后相繼有很多人在高崖上開設土陶作坊。一代代傳到今天。 ”

     

        土陶其實更是一種文化的象征。筆者曾在南北疆的博物館看到了許多新石器時代的彩陶。這些造型生動優美的土陶呈現出的美感令人感動。在遙遠的原始社會,人們已經有了對生活美的追求。在他們的巧手里,泥巴成為生活中的重要用具。以至于20世紀初的外國考古學家一致認為,中國彩陶文明的起源應該是兩河流域。好在中國考古學家在甘肅四壩文化、齊家文化乃至紅山文化中找到了彩陶的源頭。

     

        在新石器時代,彩陶文化從河西地區進入哈密盆地。它的典型特點就是雙耳陶罐,紋樣是從黃河上游經河西走廊傳入到哈密的。在世界各文明發祥地,都曾產生過陶器文化。在新疆南北疆、東疆多處出土的古陶器豐富而瑰麗。

     

        從古代到近現代的幾千年中,新疆各民族繼承并發展了本地古人類的制陶技藝,制作的土陶器物獨具風格。曾引來了中西考古學家對于中國文明源頭的考證,可見土陶所蘊含的文化分量。

     

        祖農·阿西木邊干邊介紹說:“土陶要用河泥做原料,我們這里的吐曼河好得很。”老人樂呵呵一笑。說話間,他已經在泥里加上水,像和面一樣用力揉著,這是做土陶的第一步。

     

        祖農·阿西木感嘆地說:“我還在用老祖先的制作方法。從選料到過篩、和泥拌揉、坯體成形、彩繪、琢雕刻花、上釉、入窯燒制,出窯晾干,全都是手工。 ”

     

        那團泥在他手里靈活而均勻地翻轉著,感覺到非常均勻后,他拍了拍泥團,像撫摸小孫子的面龐。

     

        下面的工藝就要借助工具了。老人把泥團放在自制的木制軸盤下,腳在下方的踩板上不停地踩,雙手和著轉動的陶泥作出不同的造型。

     

        在過去的歲月里,土陶制品與維吾爾族人民的生活緊密相連。盛飯用的陶碗(塔瓦克),和面、放食物的盆,洗浴用的臉盆,洗手用的“吾肉克”(陶壺),盛水的“庫甫”(陶缸),洗衣用的“臺西臺克”(陶洗衣盆)、挑水用的“庫扎”(土陶水桶),都是土陶制品。

     

        胚子成型后,放在小木架上晾干,接著上彩釉。第四步就可以放入窯內燒制完成了。

     

        祖農·阿西木拿出一個燒好的土陶制品介紹:“我們上釉的顏色及加工方法也是祖傳配方,釉色顏料都是將從戈壁灘或山上采集的各色石頭用石碾研磨成粉,是天然礦物質。 ”

     

        從工藝流程看,土陶的燒制跟瓷器燒制的過程非常相似。令人驚訝的是,土陶是在沒有任何圖紙和模板的情況下,完全依靠手感和經驗制作出來的,這需要在長期的制作實踐中摸索和感悟。從某種意義上講,需要豐富的藝術想象力。

     

        風格與傳承

     

        亞生的介紹從側面證實了這個古老工藝的特點:“我們的陶窯多為立式窯,使用木柴加溫,窯溫可達800~1100℃。餐具類和裝飾性要求高的陶器,要經過兩次上釉和焙燒形成‘釉下彩’。 ”獨特之處在于造型和裝飾風格。

     

        現在高臺上僅存的古老土陶作坊不足30家,制作者從最多時的五六百人變為如今的50多人。還可以堅持多久,誰也不知道。

     

        100多年前,馬克思敏銳地感受到工業文明與傳統價值觀的矛盾,對古老手工勞動的價值有過近乎推崇的頌揚。100多年后,工業文明的不斷發展和洗禮讓許多傳統手工藝成為了“遺產”,這估計是連馬克思都難以想象的。

     

        夕陽照著祖農·阿西木和那些做好的土陶。筆者想到,少數民族的手工技藝已經不單是謀生之術,更是傳承民族文化的載體和生動符號。這些族群技藝,喚醒了文化“記憶”和審美觀,傳遞親情、友情、愛情,在高山、平原、草原、綠洲、盆地優雅地呼吸生長,散發亮麗的光芒。

    影音先锋看片网站 影音先锋资源_先锋影音资源站_影音先锋看片网站